魏德聖,「越是這種環境,越需要一點甜蜜的感覺。」

在史詩鉅作《賽德克巴萊》及監製棒球電影《KANO》之後,許多人都很好奇魏德聖的下一步?出乎意料,他帶來一部歡快的音樂電影《52HZ I Love You》,裡面洋溢滿滿原創音符及青春活力,不只紓鬱解悶,也是對困坐寂寞之城的空虛世代最真切的祝福。

一切的緣起,是關於魏德聖腦海裡一個花店女孩和麵包店男孩的故事。女孩「小心」總忙著替人傳遞愛情,卻從未有勇氣對誰交付真心,總是小心翼翼,像隻怕被愛情看穿手腳的貓咪。男孩「小安」日復一日在糕點裡灌注深情,卻不敢鼓起勇氣告白,像不斷往深海發出52赫茲頻率的鯨魚,偏偏沒有同伴接收得到他的嘆息。

寂寞的城市需要愛  

「都市裡面生活不像鄉下,無聊、孤單,就去你家聊天,城市裡面要去人家家裡,還要打電話去預約,有沒有空,怎麼樣,要不要出來?好像就會覺得不要麻煩人家,享受一個人的孤獨好了。可是,平常很忙事情很雜的時候,一個禮拜抽個幾天享受孤單,這叫放鬆、放空,但怎麼可能每天孤單還說在『享受一個人的孤獨』,怎麼會不想要有伴,太多這種藉口了……還是要享受愛情啦,雖然偶爾會有難過的時候,可是起起落落,也好。」看不慣都市寂寞病蔓延,魏德聖決定掏出男孩與女孩的故事,拍一部「看完會讓人想談戀愛」的電影。

「寫劇本真的是無心的啦,因為故事有趣,就一直做下來了,到後來我想把角色設定在三十幾歲。因為我一直覺得三十幾歲這個年齡層,在這個城市是最需要被安慰的族群。二十幾歲愛情無敵,窮也沒關係;四十幾歲人生只剩工作,一切先以物質考量;三十幾歲卡在兩者之間,找不到愛情跟現實的平衡點。他們已經不是叫他做什麼就做的職場菜鳥,但也不是擁有主導權的高階主管,在工作上的承擔更大,對愛情的希望卻不斷幻滅,我想關心一下處在這個年紀的人,希望他們享受被愛的感覺。」

小品更是大挑戰  

其實原本魏德聖想做的是舞台劇,也找了人編寫劇本,來回經過不同創作者的手後,《52HZ I Love You》的故事悄悄滋生開展,除了「安心」二人組,也增加了另一組對比「大河」與「蕾蕾」:交往十年的他們愛情越走越乏力,為了餵養大河的夢想,蕾蕾被現實啃食地心力俱疲,麵包永遠是愛情面前最殘酷的考驗。「劇本最後到我這邊的時候,又加了同志婚禮跟海角樂團,又它串得更緊,經過一個人的手增加了幾個角色,到了誰的手,又增加多少角色,也許這就是集體創作的魅力吧。」

這年頭,談戀愛或結婚都要有 guts,拍電影當然也是,《52HZ》劇情上雖是簡單小品,魏德聖卻選擇了「籌備很麻煩,但實驗成功會很興奮」的音樂電影類型。他找來合作過〈國境之南〉的嚴云農寫詞,反覆溝通修改,力求每字每句緊貼角色內心,而不是高高在上的說教;委託李正帆與李王若涵擔綱音樂總監與統籌,確定所有原創音樂到位後才開拍,「對他們音樂圈來說,電影裡十七首歌等於十七張唱片的量,他們已經沒日沒夜壓榨自己,花八個月已經算很快很快了。」

《52HZ》的音樂質量之高是華語電影少見的挑戰,上一部台灣賣座的音樂電影或許還停留在《梁山伯與祝英台》。魏德聖坦承很擔心觀眾的接受度,「其實這種形式很難取悅觀眾,因為音樂加上舞蹈,有時候故事會停滯,在表現歌舞的時候,故事就停下來了。我沒有選擇歌舞劇的一個考量是,台灣人對於東方臉孔在銀幕上邊跳舞邊唱歌還很難認同,因為東方文化裡面比較沒有這種東西。」

 

被討厭的勇氣

2008年票房破五億的《海角七號》,彷彿為彌留之際的國片做了緊急心臟電擊,陡然恢復的脈搏讓人看見原來市場還沒死透,「魏德聖現象」開始成為媒體亟欲探究的新名詞。隨後他一鼓作氣放手拍《賽德克巴萊》,創下燒掉7.5億拍攝成本、票房8.8億的驚人紀錄。對魏德聖來說,這才不是媒體上什麼翻轉向上快樂的「勵志故事」,而是獅子座男兒押上全部身家的慘烈賭注:明知一旦失敗下半輩子都得用來還債、無論如何就是想把電影做出來。

然而世間有風就有浪,魏德聖大概有著容易引箭的刺蝟體質,隨著票房受注目,總有人樂此不疲地拔獅子的鬃毛,拔下一根說他仇日,再拔一根說他媚日。儘管外表看起來像隻吃素的大貓,說起網路上的惡意魏德聖還是忍不住委屈地爆了氣。

「你去看所有我訪談的內容,我有講過請支持我,但我什麼時候說了請支持國片、請支持台灣電影?我真的從來沒有講過這樣的話。我什麼時候說過『我很窮、負債很多、需要你們來看電影、讓我們可以回本、才可以有下一部』,我什麼時候這樣說了?我如果說過這樣的話,你拿石頭打我!這都不是我講的,記者問我『花多少成本?』,我說多少,『那你預計回收多少?』我就說要回收多少才可回本,這個叫做我在哭窮嗎?我也沒有講過,只要你是台灣人你就要來看我的電影,這不是我講的,為什麼要算在我頭上?我今天拍了一個電影,想讓更多觀眾進來看,我努力行銷、辦活動,這叫炒新聞嗎?哪一部片不這樣做?好萊塢的電影不這樣做嗎?不多努力,人家怎麼知道有這部電影,怎麼知道這部電影在講什麼,我努力求生存有什麼錯嗎?我又沒有去騙你。我也沒有說你不來看就對不起台灣、對不起國片、對不起我。他們自己生話,說成是我說的,不然就說我一副怎樣怎樣,你認識我嗎?」

 

相信,就有力量

漫天嘴砲都能無視,但求心中火苗能恆久不滅,這大概是所有拍電影的人骨子裡無可救藥的執著。「拍《賽德克》那時候,每天背負很大的債務在做這件事情,我要說的是我們很偉大,而不是說我很窮。我們可以在沒有資源的狀態下,還有300人一起堅持做下去。當你空手而去、豐收而回的時候,那種喜悅是沒有人可以給的。我這輩子最快樂的時候,並不是《賽德克》上映,也不是《海角七號》大賣,是《賽德克》拍完那一天,結果怎麼樣還不知道,我覺得我賞了那些人好幾個巴掌,你們都說不可能的事情,我們花了那麼多時間,最後一天,我們完成了!那種興奮感我真的沒有辦法形容,又想哭、又想大笑、又很興奮、又很感動,我這輩子沒有一天比那時候更興奮,那是我最有力量的一天。」

因為相信,所以堅持,魏德聖知道不管怎樣他都會將心中的故事進行到底。這次的《52HZ》不是牛排大餐,而是送給苦悶世代的手做甜點,期盼觀眾別抱著來檢查作業的心情,好好享受音樂,看完帶著微笑走出戲院,一起找回對愛情與夢想的信仰。「越是這種時候,越需要一點甜蜜的感覺,我覺得台灣民眾有太多原因,長期處在經濟跟政治的夾縫中,人民越來越覺得自己是不是生錯地方了,就是悶。該怎麼讓自己有個出口,覺得活在這裡好像也不錯?其實我還是懷抱希望,這個時代蠻需要自信跟愉快的心情。」

追逐愛情或夢想的高風險,有時未必帶來高報酬,這一點沒人比魏德聖更清楚;但無論如何,就是不能放棄希望活得像條憋屈的鹹魚。「沒有錢不代表你會餓死啊,只是沒有錢而已,把你想追求的事情完成才有價值。」儘管因緊湊的宣傳行程,讓他嘴巴破了五個洞、唇邊也生了瘡,但獅子的眼神一如既往地專注堅定,「很多事情一定會有所妥協,要一直不斷的選擇,很多東西是要交換的,最終不要拿靈魂去交換就好。」

 

【本文由Marie Claire美麗佳人提供,未經授權,請勿轉載!】

 

延伸閱讀

♥徐熙娣,柴米油鹽才可貴

謝承均,演戲就是我的生活

陳庭妮,愛上陳庭妮

隱性暖男 張軒睿

李晨:「我找到一個不必改變她,也不必被她改變的人。」

文章來源: 
文/Marie Claire美麗佳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