桂綸鎂:我當然也想過結婚,一個人住,其實是很寂寞的。

豔陽巴黎,在半露天Coffee Shop的一隅,桂綸鎂戴著墨鏡直接面對陽光,語調平穩的說著話,她很愛曬太陽,置身於炙熱高溫下的表情,有著一種閒適的舒服。倒數的過去這一年,她如常的生活著,經歷了一些事,發現了一些不同的自己;她學會了不疾不徐的寬容與大方;過去這一年心情是平靜的,平靜中,卻又同時有著冷眼旁觀的挑釁。這一次,桂綸鎂說著,她的這一年。

我偶爾會擔心,當人活得太安逸時,是不是會失去某一種張力,或者創作的慾望,但,生命的走向又似乎是,我沒有辦法控制的。這一年,我買了房子,因為渴望搬出來的心,太強烈了。有了自己的窩之後,朋友說,我變得比較柔和,比較溫暖了,我也覺得自己的心,好像比較沒有那麼拉扯,也比較能夠釋放自己裡面的壓抑。但一個人住,其實是很寂寞的,有時候看著空蕩蕩的房子,會有一種孤獨的感覺,頭幾天甚至害怕到睡不著。但人終究是一個個體,終究要習慣孤獨和寂寞這件事的。

我當然也想過結婚,也曾經在腦袋裡勾勒出一個big family的畫面,但,我才剛搬出來,才真正開始享受什麼叫做一個人的生活,我感覺,也期待還可以看到很多不同的自己。


▲桂綸鎂總是很誠實的面對自己、面對生活。(圖/VOGUE雜誌提供)

放慢腳步,完整每一次演出

我到巴黎待了一個月,這個月的生活帶給我巨大的改變。在上表演課的時候,老師說,不要每次我說了你就直接做,你站在那呼吸,好好的想清楚,先想一下,再做。這讓我想到以往表演的時候,可能因為場景、時間等等的限制,基本上導演一喊Action,你就必須要進入ready的狀態,於是常常做完一些表演之後,回家就很懊惱,剛剛明明想的是更豐富的層次,卻因為太著急,往往就只做了百分之十。老師的那番話給了我一個很大的提醒,於是我學著慢慢來,慢慢再做一次的時候,發現我腦袋裡面一些我本來想要做的東西,都一一的被自己實現了,原來慢下來,對表演是一件重要的事。


▲桂綸鎂總是很誠實的面對自己、面對生活。(圖/VOGUE雜誌提供)

在虛與實之間探索、在孤獨中成長

這一年,我遇到了大魔王。我拍了一部電影《德布希森林》,遇上了表演以來最大的困難。那場戲很難,我必須交替在虛與實之間,就是在一個場景中,又有一個自己幻想的場景,而現場是沒有場景的,我必須要自己去假想,大約三分多鐘的鏡頭,情緒的轉折非常豐富。拍攝現場,一整個下午,我完全出不來,我試著用學過的表演技巧、有過的經驗去代入,但,怎麼樣就是出不來,那是我從演戲以來,第一次沒有在時間內完成表演,現場大家只好收工,隔天再來一次。

桂綸鎂:「勇氣是在自己無法站起來的時候,仍舊願意站起來繼續前進,我不知道未來我還會遭遇些什麼,但,我願意順著生命走。」

那天下午,我一個人坐在那裡,突然覺得表演真的是一件非常孤獨的事,而且,很無助,因為沒有人能幫你,表演很誠實,有就有,沒有就沒有,你平常累積了什麼,你對角色的理解是多少,在那個時刻都會出現。我對導演說,我覺得很孤獨,可是沒有關係,不要擔心我,我會勇敢的走下去。那個時候壓力已經是很其次的事了,因為你如果再把壓力加在身上,你更會毀了,我低著頭回到飯店,非常冷靜的把劇本再看再看,想清楚我為什麼前進,為什麼轉身…,為一個又一個的為什麼找到理由。

隔天到了現場,我很慢很慢的走進拍攝現場,那種感覺很像遊戲機裡最後一關要破大魔王,可是那個大魔王很難打死的感覺,而可能因為我已經想清楚了,所以兩個take就完成了。過程雖然無助,但,是源於一種對生命的相信吧,我知道不管有多少糟糕的狀況,就像生命中一定會有快樂跟悲傷,那,就前進吧。

文章來源: 
文/賴鵬翔