井柏然,男孩的老靈魂

「做演員時間長了,你會割掉自己身上的很多刺,慢慢放鬆下來。」他說,以往或是因為自卑或是因為不甘,所以總要對外界提出很多要求,「現在看來特別沒有意思。」做明星,可以在活動上或者拍廣告的時候再去做,在劇組裡,他就想做一個演員。「把自己放低,越低越好。這是一份集體勞動,我和那些辛苦鋪設拍攝軌道的師傅們沒有任何差別。」

出道九年,起伏跌宕井柏然悉數歷經過了,因為見過身邊不少錯誤的例子,他以鏡正身,知道自己不能成為怎樣的人。以「寵辱不驚」代替患得患失,以時時刻刻的自我懷疑,趟出了這一條清醒自知的路。

「我把自己保護得挺好, 一直在一個小圈子裡。除了工作以外,也沒有接觸太多不潔的東西,或者說,我沒有去追逐什麼'別的'東西,還算是安分守己。」

現在讓井柏然覺得唯一有點失落的事情,是自從工作以後,似失去了某種原先的敏感。

那之前,總有一種味道或者一道光線能讓他想起童年。

「夏天的味道就是洗衣粉,因為我奶奶就一直不停地在洗衣服,之後我都會幫她晾。」

他痴痴笑起來,眼角彎成天真的弧線。「一首歌會讓你想起一個朋友,或者是一道陽光,也會想起小的時候我躺在平房的床上睡覺,聽著天氣預報的前奏音樂醒過來……」

後來,再沒有這樣的記憶供他回溯。

「九年來,幾乎沒有留下什麼記憶。」

與井柏然的快問快答

Marie Claire(以下簡稱M.C.):今天真的是素顏拍攝嗎?

井柏然:(從下巴到腦門,狠狠抹了一把臉,攤開手掌)看,什麼也沒有!

M.C.:“素顏”兩個字給你的感覺?

井柏然:就是自己平時的樣子,就是一個男孩,不是明星。(為什麼還是男孩?)我也沒結婚,也沒生孩子,當然是男孩啊。不是有句話說嗎,每一個男人心中都有一個奔跑的男孩,好像是在《你在天堂遇到的五個人》當中的一句話。

M.C.:讓你用“素”造個詞,你最先想到的是什麼?

井柏然:(正經臉)素質。

M.C.:你是老靈魂嗎?

井柏然:嗯,有一點沒有那麼年輕。因為我身邊的朋友都是大朋友,這麼多年,從我出道開始我幾乎就沒再交過同齡的朋友。我遇到的都是可以做朋友的長輩。我之所以還敢說在這個圈子裡待了九年,依然很健康,是因為他們一直在影響我。他們從來不誇我,誇也是背後誇,當著我,都在給我提出有益的建議。現在自己逐漸也成熟了,他們更多跟我說的是“我很欣慰”,我想,這就已經是表揚了。

M.C.:你的好朋友的共性是什麼?

井柏然:簡單。我討厭複雜的東西,我好討厭解釋,我也沒有那個耐心,因為我是白羊座。但我也不傻,我身邊沒有壞人,而且我一旦發現是壞人我躲得老遠了,交朋友也是,一旦覺得有這種問題,我會馬上消失。

M.C.:你本人怎麼面對這世界沒法避免的那些醜陋呢?

井柏然:跟我無關,只要你自己不醜陋就好了,我懶得看醜陋的事情,我也不跟醜陋的人交朋友。醜陋是說自私、貪婪、沒有人情味。

M.C.:一個好男人,一定要具備的特質是什麼?

井柏然:很簡單,要 有家庭意識,要孝敬父母,要尊重女性,尊重自己愛的人。

M.C.:你的性格受家裡誰的影響最大?

井柏然:奶奶。她是我們整個家的支柱,跟爺爺白手起家,嫁給爺爺的時候,爺爺很窮的,什麼都沒有,奶奶跟著他做小生意,生活才越來越好。她是一個心胸特別寬闊的人,所有的事情都是會為別人想的,他自己受了很多委屈。所以我特別心疼她,但是我不願意成為她,我覺得她特別累,但她又特別寬容,永遠在為別人考慮。

M.C.:小時候你淘氣嗎?

井柏然:特別乖,從來沒讓奶奶操過心,但是一旦犯了錯,就一定會被她批評。我現在回頭去看,那時似乎永遠在外面和小伙伴一起玩兒,大概一直算是一個野生動物。

【本文由Marie Claire美麗佳人提供,未經授權,請勿轉載!】

 

延伸閱讀

♥美貌不輸范爺!范冰冰的御用花美男攝影師章元一

溫貞菱 披著少女外表的戲精

【獨家專訪】瑤瑤郭書瑤 哭得出來才珍貴

【獨家專訪】韋禮安 反骨暖男

【獨家專訪】封面人物:陳意涵,一個人更精彩 She Travels Alone

文章來源: 
文/Marie Claire美麗佳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