〈刺客聶隱娘〉武俠美學新境界

讓侯孝賢榮獲2015年坎城影展最佳導演的〈刺客聶隱娘〉,絕對是今年最受注目的一部電影。日前釋出仿唐代山水畫風格的前導海報,舒淇一身黑衣,凜然站在宛如水墨畫般蒼勁有力的樹梢上,搭配飛鳥及遠山,氣氛古典而絕美,也揭示著即將為觀眾帶來的武俠美學新視野。

就美學角度來看,〈刺客聶隱娘〉的影像魅力驚人。這部根據唐代傳奇改編的電影,侯導將充滿東方情調的緩慢美學發揮極致。為了豐富武俠和江湖的表達,在多年的醞釀中,美術設計黃文英持續閱讀大量相關史料,並赴各地勘景,許多當時曾受唐代文化影響的國度,都留下她造訪的足跡;而台北故宮所收集的全球各國圖文歷史書籍資料,則是黃文英研究的另一寶庫,透過累積多年的查訪研究,終於創造出驚艷世人的〈刺客聶隱娘〉。

為了讓〈刺客聶隱娘〉呈現更真實的風貌,侯導捨棄當前多數古裝電影在中國片廠搭景的做法,遠赴中國、日本、台灣各地取景,只為尋找電腦特效也做不出的真實美景。侯導常堅持前往徒步得走上一、兩個小時才能到的深山,只為尋找尚未被人類現代生活所破壞的角落。即便實際在片中剪出的畫面可能極少,但對侯導來說,這卻能讓所有工作人員與演員都透過實際造訪,進入彷彿唐代的情境,是一個「由簡入繁,由繁再入簡」的必要過程。

近來武俠片復興,許多導演都透過作品重新進行他們對於江湖的詮釋觀點。但侯導在片中將聶隱娘設定為亞斯伯格症,並以好萊塢電影〈神鬼認證〉中的傑森包恩做為參考,將聶隱娘置入了與過往武俠片截然不同的江湖。侯導表示:「對我來講那不是江湖,那是現實,唐朝的一個現實。那篇唐代傳奇著作《聶隱娘》短短的,內容跟我的不太一樣,她被帶走後的訓練過程都寫得很神,幾歲可以空中刺飛鳥,那有些是不可能的。我只需要她這個從魏博被帶去訓練的背景。我另外看了很多資料,就把『青鸞舞鏡』的典故放進去,青鸞就是青色的孔雀,以前罽賓國王得一鸞,三年不鳴,夫人曰:『嘗聞鳥見其類而後鳴,何不懸鏡以映之。』牠見影悲鳴,終宵舞鏡而絕。多孤寂啊!就一個晚上都在跳舞,看著鏡子自己留戀,看著自己的同類,所以整個精神其實是這個,這個並不是在原著《聶隱娘》裡面的。我很喜歡這個青鸞舞鏡,我就把它化為她,很孤寂的一個人。」

※更多精采內容請至《醫美時尚》官網 

文章來源: 
文/醫美時尚